折丹

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。

1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

原题来自http://oceanicstar.lofter.com/post/7a0b3_854bd9a

我竟然拖了两个月而且并没有写任何实质性内容……


1. 最擅长的写法/梗是什么?回答并试写一小段(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)

最擅长瞎几把写(不。

咳正经回答,就是叙事体,非常零碎的叙事体。还有文艺矫情意识流。下文是我真实安利的ALL墨但没有人吃(。


灯光是迷蒙的,二楼开着几扇小窗,如簇的阳光投洒在走道尽头,正巧投在角落里摆着的新鲜玫瑰花上,走道里都飘荡着甜蜜的花香。

非常的甜蜜,且纠缠在鼻端流连不去,愈发烂熟浓郁,渐渐发酵成甜腻的腥味。

墨倾池不喜欢花香调,对他...

4 9

雁回别话 之五

玄黄三乘内部贵乱。非常君总攻,这是一篇带老铁、昙楚和越骄子玩儿的架空雷文。

彻底被新剧打脸,停更将近半年我决定依然按照旧设定写。
所以这是一篇全员ooc到极致的雷文。


出家人不打诳语,寄昙说还没出家——楚天行不准——但他给的消息其实是没错的,越骄子确实被劫到山上了,不过不是当肉票,而是抢回去做压寨夫人。

可是能说吗?当然不能。越骄子又不傻,一露面已经被他哥追着打了三条街,要是这事儿再一秃噜嘴露馅了,怕是要受大罪——非常君可能真的气到要打折他的腿。

但越骄子惯来是个不安分的,他站在院子里等着他哥给他端饭出来,心里头就蠢蠢欲动地想搞事,但他转念一想还没喝到他哥亲手煮的葫芦稀粥,那点乱七八...

5 12

一个文手双人问卷

太难了全程双手挠头,想自己本命cp是什么想了三个小时最后憋出段儿原创,这问卷就是要让我死,友情推荐大家互坑使用,效果拔群👌👌👌

杀楚:

和 @折丹 老师一起填了双人问卷!((太难了,这个太难了,不是要命的交情是不会和人做这个问卷的…………



3 7

「罗喉中心」北平旧事录

武君中心,送给我杀楚老师的拖欠了半年的生贺。

以及除了这个宾馆我住过真的有也真的拆了以外,所有的内容都是我在瞎扯。

以上。


敏感词使我暴躁,以下为微博链接。

北平旧事录 


4 9

全世界就我还没结束期末考,跳楼了。

4

「崔雁承×风天长」独活

独活

崔雁承×风天长


蜀中潮热且燥,这种物候里伤口容易发炎,一旦处理不当就会感染化脓,创口处腐烂一般泛青变紫,散出烂肉的腥臭,伴着高热、晕眩和手足僵硬,一个不慎便要与躺在荒野任乌鸦啄食的死尸为伍。

普通的郎中都会注意到这种问题,备下了种种汤水药草,被称为神医的那几位怎么可能想不到。

故而风天长心口处的伤口不仅被好好包扎,还涂抹了疗效极佳的伤药。

良药向来苦口,好的伤药用起来自然也十分疼痛。

风天长衣衫掩上的心口处有一道伸进手去便能把心剖出来的伤口,血早已止住,药粉涂抹上的时候应该很疼,但风天长并不在乎。

一个人若连自己身上的痛苦都不在乎,他自然也不会去在乎旁人的死...

5 47

【真唐真/我燕】有所思

唐门→真武→燕南飞,真武少侠,孤燕南飞剧情后背景。

本篇收录于all燕中心同人本《燕燕于飞》,全文1w+,随本子售完解禁放出。

【真唐真/我燕】有所思 

由于敏感词问题,全文外链。

本文8月底完结,之后会有几本余本上架,有意请关注我和@杀楚 老师的lof与微博。

搞燕全系列命名为《怪他过分美丽》(……),我和杀楚老师都觉得非常贴切,非常贴切。

5 28

【孔雀×燕南飞】花有信

少年燕南飞,少年孔雀。

本篇收录于all燕中心同人本《燕燕于飞》,全文6000+,随本子售完解禁放出。

【孔雀×燕南飞】花有信 

由于敏感词问题,全文外链。

本文8月底完结,之后会有几本余本上架,有意请关注我和@杀楚 老师的lof与微博。

搞燕全系列命名为《怪他过分美丽》(……),我和杀楚老师都觉得非常贴切,非常贴切。

1 20

【预售】燕南飞受向中心同人本《燕燕于飞》终宣+预售

竭尽全力用生命在搞燕……

杀楚:


【刊名】燕燕于飞

【原作】天涯明月刀ol

【主题】燕南飞受向中心

【配对】all燕

【性质】两人合志

【规格】A5小说本,铜版纸覆膜单封带勒口

【字数】7w+

【价格】50

【页数】112p

【封面题字】云梦泽 @云梦大泽 

【排版设计】 @衾雪 

【封面画手】唐饮水 @唐洗心 

【写手】杀楚、折丹 @折丹 

【校对】十愿


对就是那个搞燕中心的本子终于预售了……

试阅可以走这里:http://yuanshizuohaoge...

27

旅泊多年岁,老去不知回。
忽逢门前客,道发故乡来。
玉逍遥站在树下,莫名生了这样的感慨,随后被自己逗得想笑,却只在面上勾了个勉强的笑容。
他走的时候还年少,回来时鬓角已经生了白霜,风尘仆仆,漂泊伶仃,一身的流离和倦怠。
为了在重阳前回来,他很是费了一番功夫,今时又不同往日,名噪一时的玉公子何曾这样赶过路,只牵着一头瘦驴,带着零零碎碎几卷书,一个裹了好几层的布包,一些干粮一点盘缠,孤零零的回故乡来。
已经是初秋了,村口大树的叶子已经开始发黄,玉逍遥站在树下伸手接了一片,边缘蜷曲枯涩,却还有些水分,带着犹自挣扎的绿意。
他在村口休息了一会儿,把那个布包揣到怀里,又喂小毛驴喝了些水,便打算再走一程。
就算进不去,...

1 6
 
1 / 11

© 折丹 | Powered by LOFTER